病者

最后一个春天,最后一场雪,最后一次求生的战争。

撒野

撒野这个故事,
蒋丞顾飞于我而言,
就好像三毛。

我从未见过他们,
我从未触碰过她,
可我知道,
他们存在,
她也存在。

存在于自我的真实之中。

2 3

很美。

Laurence Anyways:

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想想六月漫长的白天,
还有野草莓、一滴滴红葡萄酒。
有条理地爬满流亡者
废弃的家园的荨麻。
你必须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你眺望时髦的游艇和轮船;
其中一艘前面有漫长的旅程,
别的则有带盐味的遗忘等着它们。
你见过难民走投无路,
你听过刽子手快乐地歌唱。
你应当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想想我们相聚的时光,
在一个白房间里,窗帘飘动。
回忆那场音乐会,音乐闪烁。
你在秋天的公园里拾橡果,
树叶在大地的伤口上旋转。
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和一只画眉掉下的灰色羽毛,
和那游离、消失又重返的柔光。

Adam Zagajewski《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

151

像是挣扎着浮出水面的溺水者
愿看见阳光的那一刻
也爱上大海

The Little Prince

昨日看了小王子的outdoor show
忽然地
又想起来那只橘红皮毛,漂亮又可爱的
小狐狸
想起来special的玫瑰花
想起来柔软稻黄头发的小王子
我被你所驯养
我教会你何为驯养与爱情
可你最终仍是走了
只因我是那只傻傻的fox呀,
我不是你独一无二的玫瑰花

白玫瑰有句霸气如你的花语
“你是我的人”
可我呀
我手里的白玫瑰,也许有一天会送给属于我的
那个special的小王子
那不是你
正如我不再是我

小狐狸有枝白玫瑰

世界变得太快
事情发生太多
我以为我会措手不及
可后来的此时此刻我仔细想一想
其实不过是
Pluto星球下来的小狐狸
手里多了一枝白玫瑰
我就是那只小狐狸
皮毛橘红热腾腾像太阳
内心温顺又骄傲
我手里有枝新剪的白玫瑰
不知该不该送给你

开始认真地写手帐
随意画些什么
随意写着什么
感到美好
这几日我在读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

2017.11.20

今天忽然在温柔的母亲和她姐姐面前流了泪
是那种无法克制的安静的眼泪
不停告诫自己不要流泪不要自厌
甚至渴望不要思想
后来我又活了过来
开开心心快快乐乐仿佛没有发生过
这片刻却又凝固了时间一般的灰色

我又想起你
我忽然有一种奇异清晰的感觉
也许你从不曾像我以为的那般了解我理解我
因为连我也不知自己内心流浪的山风
亘古不变的流浪的山风呼啸在我心中
就像我说不清为什么我会这样记得你
偏偏又连回忆的轻重也无法抗拒
那么沉重
重的好像茫茫人海中一个鲜活明亮的灵魂
又那么轻啊
就让我背负着你走一段路 再走一段路

我此时听着小诗的《江南梦》
“烟雨中 多少过客行色匆匆
谁与共 饮一杯浊酒唱浮生
繁华过 谁人记一岁一枯荣
酒干人散曲终 此身仍在江南中...

三毛于我

天地间唯一个这样可爱的拾荒者
唯一个这样风风火火重情重义的女子
唯一个所遇星石却又坚守内心的爱人
唯一个青春疯狂结婚收心的家庭主妇
唯一个敏感细腻却又广阔心地的善良之人
天地间唯一个三毛而已

回国 想你 晚安

She

爱上的都是虚妄的幻影 狐狸的舞蹈跳跃和旋转

什么在这个空静的世界里喃喃自语

你是掉入兔子洞的爱丽丝 手里挥洒着掌管生命的花色纸牌

在影子的维度中 紫金千纸鹤的耳环晃荡成四重音

你听啊 有人在天国唱着She

"She may be the song that summer sings

may be the chill that autumn brings

may be a hundred different things

within the measure of a day"


 
1 / 2

© 病者 | Powered by LOFTER